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行业新闻 > 文章

【一马一谈】杜绝造马!中国赛马应如何服众?

时间:2021-11-09 22:02:5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https://www.sohu.com/a/499781024_485930

开栏语:洞听百家之见,畅聊马圈百态,百闻不如一谈!《一马一谈》是第一赛马网首创的国内第一档马圈访谈节目。通过邀请中国马圈内知名人士围绕当下中国马产业的现状及未来发展等问题各抒已见,实话实说。

在《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指出的“小步、分步、稳步”和“先试点、后推广”的原则,以推进新时期速度赛马赛事试点工作。

中国商业赛马该如何小步、分步、稳步地走向常规正道呢?《一马一谈》节目,将从赛事公平性、我国相关政策解读等方面,邀请国内外马产业专家们一起畅聊,以求集思广益,汇百家之言,为中国速度赛马产业找出指路明灯!

本期我们先来谈谈中国商业赛马路有关赛事公平性的话题 !

本期嘉宾:傅天一

(飞马马业投资管理合伙人、新西兰赛马俱乐部董事)

本期嘉宾:郑康业

(海外赛马专家)

杜绝造马!中国赛马应如何服众?

第一赛马网:赛马运动在国际上是一项历史悠久的运动,最早起源于古希腊与古罗马。现代赛马则起源于大英帝国,如今世界各国的赛马竞赛方法设置和组织管理体系大都是参考英国。赛马运动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极高的关注度。

大家都知道在赛马产业发达的国家中,赛马与马彩两者的关系密切。每场比赛的胜负结果影响着数额巨大的博彩金额。

因此,在赛马历史上也出现了不少的舞弊事件,比如对参赛马匹用兴奋剂以提高其性能,或者骑师没有尽全力策骑马匹,从而影响比赛结果获取非法利益。这种有损赛马赛事公平性的事件,甚至严重影响到赛马产业的声誉与发展。

1993年,国际赛马组织联盟正式成立。其中包括美国、法国、英国、爱尔兰等赛马业较为发达的国家,其约定及协调,以保证世界范围内的赛马赛事的完善。

英国体育产业的文章中曾提到,“体育产业方面的治理工作,让体育发展有了根基,在这样的环境下,以体育为核心的产业得以良性循环。监管和治理,有效地保障了英国赛马产业健康、可控、可持续发展。”中国在2020年才成立了中国速度赛马委员会,在此之前国内的速度赛马赛事还没有一个权威完善的全国性组织机构规范和管理。

我们邀请到新西兰赛马俱乐部董事傅天一先生,听听在速度赛马发达的大洋洲新西兰,有着怎么样的方法,确保速度赛马产业的良性发展。

傅天一: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来自新西兰的傅天一,2007年的时候从北京移居到这边,目前在马业从事近十年的工作时间,现在是飞马马业投资基金的管理合伙人。

谈到中国的商业赛马,其实当时也比较巧,正好是在2018年4月份公布,我准备要做商业赛马以及竞猜型体育彩票的时候,正好我是在国内出差,当时也是借助着这个新西兰贸发局的这样的一个关系,和很多在海南的朋友进行了见面,当时也对这个海南马产业的一个现状进行一些了解。

当时,我觉得要在海南做这个商业化的赛马可能还需要大概至少5年的时间。随着它的发展以及需要与国际接轨的话,或者说能够达到像香港赛马会或日本中央竞马会等拥有一个非常完善的体制的机构,可能还需要10年。所以我是觉得可能5年会开跑,10年左右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谈到如果要开放商业性的赛马会需要什么样的一个先决条件?我刚才说的就是这个产业需要一个非常严谨的一个体制。比如新西兰,他们会分为四个环节,除了马主之外另外三个,一个是新西兰国家的赛马产业部,新西兰也是国际上少数的几个国家是有为赛马设置了一个部级领导的部门,赛马产业部会以政策的形式去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另外,它还涉及到一个叫RIU(Racing Integrity Unit,赛马诚信机构),也就是说保证整个产业在运营当中有非常高的一个诚信度。第三,是各个地区的赛马俱乐部,赛马俱乐部最主要的一个职能就是去举办赛事,最后才到马主。总共是分成了四步,互相去进行不管说是权力上还是职责上的分摊。我觉得可能国内目前整个的这个机制还需要经过一个路程。

其实可以看到新西兰、澳洲、日本也在用不同的体系,彼此可能稍稍有一点不同,但是当新西兰的马去澳洲比赛的时候呢,也能够很容易的相互适用,不管是从评分儿还是从它过往的参赛记录。

那我们看到之前国内一些商业化的一些比赛当中,各个地区可能使用的规则还不尽相同,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从上到下的这样的一个发展方向。在这个当中,最好是有一个国家机构来统一的,有一个比赛机制以及整个产业的管理体制,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点,就是这个体制一定要非常的一致,那我觉得可能对于中国马业来说,最快的一个推进方式应该就是引进一个海外非常成熟的体制,或者就是香港,实际上香港赛马会在国际上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而且这个信誉度以及在国际上的声誉都非常非常高。

我觉得很简单的一个方式,就是以香港赛马会来进行运作,然后由国家机构来进行监管。原来新加坡就提出过这样的一个管理的方式,当时是准备由澳洲的澳洲赛马会来运营这个新加坡赛马公会,然后新加坡来进行法律方面的监管,而整个商业运作方面则由澳洲赛马会来进行运营。其实我们在国内也可以非常简单的由香港赛马会来进行一系列的设置,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有一个快速的、将一个非常成熟的体系运用到在赛马产业当中。

我觉得在中国的赛马产业商业化开放的时候,是一个可以快速、稳步发展的一个方式。

谈到中国为什么迟迟没有开放这个商业化的赛马?我觉得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一个事情,就是到任何一家公司准备去推动一个新的产品线的时候,那么公司一定会做一个非常细致的商业计划书。赛马对于国家也是一样的,那么在这样的一个产业当中,我们的国家肯定是会需要做一个比较严谨的体制以及一个非常完善的管理机制,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对于赛马产业来说,如果在前期走得太快而忽略了很多细节的话,那么可能对于这个产业长期的发展也并不是很好事情。

所以我觉得国家采取一个相对比较保守的方式,对于整个赛马产业来说应该是一个好的事情。当然可能很多马圈内的朋友,希望它能够更快的推动出来。但是对于一个万亿级的产业来说啊,我觉得采取严谨的态度是非常有必要的。

赛马场地标准不一,阻碍赛马业发展!

第一赛马网:刚才傅总提到说,新西兰、澳洲、日本等国家虽用不同的体系,但是当新西兰的马去澳洲比赛的时候,也能够很容易的去适应。但在国内,由于速度赛马场没有统一的规范标准,可能在武汉某场地比赛中的沙地跑1分10秒的马,到了广西某场地沙地却跑了1分30秒。这也大大影响了成绩的准确性和赛事的公平性。关于赛马场赛道问题,我们听听香港著名骑师郑康业先生和国内知名马评人陈彼德先生的看法!

郑康业:各位朋大家好,我们讲赛速度马的那个跑道的问题。跑道好多标准,就是讲你不管前面的那个几百米、1千米跑得多好,怎么转弯也好,打到最后的直入,也就是最后一段,就是400米,都是在一条直线,就是让马可以一鼓作气的冲到终点,那么前面怎么上山、下山,斜坡转弯、左转、右转,什么都可以在直入,就是一定要一条直路的啊,这个就是世界上的标准赛马都是讲每一段路程,每一段就是讲400米,算是1段了,按时间算大概是21秒到24秒的标准,再慢的就不算是速度马了。

跑道有很多类型,为什么沙圈的跑道会比草地的跑道会普遍一点?第一就是保养的问题。保养的问题就是讲成本。草地就会有多样的变化,如下雨、干燥、草根深浅,会影响到赛马的表现,使它的素质与所表现的性能产生很大的区别。相对来说沙地就比较是安全,因为它比较容易保养,但是也有湿的沙与松的沙,也就是讲沙的那个厚度。

沙的厚度越大马跑的时间就越慢,马就更辛苦。越薄马跑速度就越快,但是这个受伤的机率也会越高。那么现在多数是用沙地来赛马就是普遍一些。在欧洲的赛马场一般都用草地不用沙地,因为他们觉得沙地在视觉上不够美观,不是绿色的。而在美国多数都是用沙地,因为他们是每天都在晒,一个星期晒5至6天的时间。所以因为保养的问题,沙地跑道要比草地跑道多。香港马会跑道也是沙地较多,很少都是草地。但是香港的草地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叫人工草地,有很多人觉得难度比较高,因为它底下那个纱网是有弹性的,所以它没有没有烂路啊、大烂路啊、湿地这种区分。

所以很多人到香港赛马的成绩不错,也就是他那个马没有办法表现的在以往那么好,就是因为这个草地比较特别。所以在外国来讲呢,尤其是美国沙地多,澳大利亚、英国都是以草地为主,那么你说草地好、沙地好,我觉得这个是大家的观点与角度的问题。马不管什么地,就是水泥地也会跑,但讲这个就不正规。跑道在赛马领域中是一门很高深的研究。尤其是草地、沙地也有。现在美国沙地加了纺织的纤维,这样子对于马在比赛过程中的受伤程度减轻很多,因为它有弹性的。还有是因为有那个纤维在里面的话,那个沙就不容易并在一起,使得安全度更高。

完善赛事信息资料有助产业发展

第一赛马网:在国际上水平较高的速度赛马,如香港赛马会的各级赛事日,就算是普通的五班马比赛都会有完善的赛事信息资料,包括参赛马匹信息、骑师信息、练马师信息、场地赛道信息、天气晴雨等因素,供广大马迷们查阅。那么完善的赛事信息资料对一场赛事有何作用呢?

郑康业:今天跟大家谈一谈关于马匹怎么分配、怎么管理这个问题。很多朋友对香港赛马比较熟悉一点,香港是全世界我认为是比较独一无二的一个模式。第一,它本身不出产马,马的来源都是进口,不会繁育。所以它的管理就是讲每一匹马到香港的时候,除了这个所谓自供马,就是自己去买已出现过赛果成绩的马。看马的成绩,成绩怎么看呢?因为每个地方的时间都不一样,草地、沙地。

一般来讲是赢过多少头马、第二、第三,奖金怎么分配。你在香港这个出赛。如果是没有出过赛果的自供马,它就摆在第四方开始起步。在香港赛马大家要了解它的评分制度,对看马的输赢帮助还是挺大的。因为你可以从它的往绩来推测这匹马,但是主要的问题就是讲马的适应度。如果他认为是好马,请问一下,如果大家手上有一匹好马,你会不会卖给人家呢?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就是讲在香港很多价格上千万、五六百万的马是很普遍的,那么到了香港以后可能一无所成、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从来都没有跑过第三、第四的就淘汰了。那么这个就是讲马的适应性、年龄,而且如果他是觉得他觉得这马还有希望的话,他不可能卖给你,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但是香港怎么讲有钱,他们是面子要紧,钱拿得越多,他认为这匹马是越好。其实现在世界上很多很出名的马,当时都是价格并不高。

好的种马都是给酋长们包下来,他们要断掉它的血缘就可以垄断了。我认识的马圈里许多朋友对马的血统只是一种参考。他的父亲怎么样,他就会好,那么这个不是一定的。全世界的种马就是这么多匹,他的子孙普遍在全世界都拥有,但是不是每一匹都是金枪六十?不是!金枪六十的血统也不没什么特别。丹山它本身没有赢过大赛的,但它的血统、他的成绩都是很好,所以丹山在香港比较适合,在外地丹山没有什么用,在美国他根本没人要的。所以这个赛马要研究下来是很多问题在的。在香港是比较一个特殊的情况之下,有很多误导给了这个所谓马主,因为香港人有钱,香港有很多马,如果有很多人知道在外国这个马卖多少钱的话,外国的拍卖会一般的话都是10万、8万,20万、30万澳币已经不得了。那为什么这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我所知道在澳洲人认为香港是会生金蛋的鸡呀,香港马主有钱,外国不可能,外国没有这种,他们的回报率没有这么高。

那么香港赛马吸引的地方就是赛事本身的奖金高。在全世界来讲,香港是应该是数一数二的高奖金赛事的地方。外国就除了那几个大赛,一个是围绕肯塔基打吡,世界也就越马赛啊,这种都有资格去参赛的都是一匹好马。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讲在我们在买马的时候都不看父亲血系,父亲只是一种参考。要看母系,也就是讲这匹小马的这个兄弟、姐妹啊、表兄、表弟是怎么样的表现,这是一种根据,还要看它本身的长相、五官。看到这个马的体型,看到它的肌肉、它的这个灵活性、展度,这个都是很重要的一个一个环节。所以如果各位要买马或者怎么样,都是要自己去考虑,不要被这他们这个所谓血统啊、父亲怎么样,能做种马的都是有过成绩的。

那么澳大利亚马一般来讲都是跑短途的比较多、长途的都是在英国和欧洲那边。美国的马为什么他们不喜欢?因为美国的马一般在集中在跑沙地,美国也有草地,但是不可能说这马以草地为主或是沙地为主,因为这样的话可以埋没了很多好马。

第三是不懂得马,有的马在草地跑得好,没有草地它就不行,但是有的马没有沙地也根本不会跑。从草地转到沙地就变成另外一匹马,这么讲其实是对马匹不公道的。所以如果想赢得比赛的话,这些因素都是需要考虑的,凭自己的眼光,凭自己所了解的来挑选一批,考验一下自己的对马的认识,这个是最好的。

国外赛马彩业现状如何?

第一赛马网:在全球速度赛马产业中马彩竞猜是主要盈收的来源之一,但也正是这一块如果没有科学严谨的管理体系监控,往往会很容易滋生腐败产生不公,影响比赛的公平性。那么在新西兰的赛马彩票是怎么一样状况?

傅天一:其实我觉得最直观的一点就是马匹彩票。在国际上除像迪拜这样的国家,它是由酋长以支持旅游产业为目标来推行赛马产业之外。其实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马彩都是他整个马产业的一个支柱行业,那么也是赛事奖金的一个主要来源。想要这一个产业商业化的话,这个马主其实最简单的一点就是他希望能够通过赢取奖金之后来饲养马匹,甚至是通过赢取奖金来获利。

那么我们看到其实各个国家运作当中,最简单的一个就是通过体育彩票的盈余来发放下一个年度的奖金,当这个奖金上升的时候,整个马匹交易市场就会更活跃,那么活跃之后就会有更多的马主参与到这个行业当中!从而马彩这一块儿就会有更多的产品,供应到市场上。

虽然马彩这一块儿只占整个马产业经济总量的15%左右,但它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引子。通过这个药引子来让整个药效发挥出来。我觉得国内马产业的发展,如果想要推行这竞猜型的体育彩票的话,需要有一个非常完善的制度 。

比如说像这种从上到下由监管机构或者是由整个负责运营的国家机构,进行一个从上到下的一个体制以及赛制的全国一体化,这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因为如果想要去开展这个竞赛进行体育彩票的话,它会涉及到一个非常精密的算法,那么这个算法在整个体制不能达成一致的时候,我们的精算师是没有办法去进行整体的计算或者说是把它模型化的。我认为这个也是现在目前卡在中间最严重的一点。

当跨地区的时候,赛制是怎么样去进行一个转换?如马匹在跨地区比赛的时候,它的评分以及它过往的配种,甚至是对它过往赛绩如何打分。这里面不光是一个评分,还包括他过往参加过比赛有着什么限制,什么类型的马去参加的比赛?这些在整个体制当中不一样的时候如何处理?

比如说一匹马从山东跑到广西去比赛,那么这时候整个系统就没有办法进行一个标准化的计算。当这个我们没有一个非常一致性的一个体系的时候,从而就会导致整个竞猜型体育彩票没有办法推行。

那么竞猜型体育彩票又是整个产业发展中处于一个喉咙这样的位置,所以的话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延展性的。

那么很多朋友之前说到的,比如像无疫区的设置等问题 ,在我看来不算是最重要的一个症结。最重要的一个症结就是我们需要用体制,通过体制给这个竞猜型体育彩票一个有迹可循的依据。当这个赛制足够完善的时候,也可以给广大的彩民信心,以及在比赛当是否诚实可信起到保驾护航作用。

第一赛马网:今天非常感谢傅天一先生与郑康业先生,两位参与本期话题的讨论,并向国内广大热爱赛马运动的朋友们分享了自己独到见解。

下期《一马一谈》将邀请国内马圈名嘴黑子及知名马评人陈彼德等嘉宾一起来解读中国商业赛马相关政策内容,敬请关注!

本文由第一赛马网原创发布,本文中言论仅为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2020年全球及中国赛马行业产业链、发展历程、资源占比分析

下一篇:全球赛马月报(9月)—你的赛马产业侦察兵

本站  |   QQ:3569552836  |  地址: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1 574 12315  |  
Copyright © 2021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1.horse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